亞太策略研究所

 數碼調研中心

   

如何創建“共享型”社企? 

我們不奢望每人嘗試成立一間社企,但至少可以讓大家了解到其實我們也能參與到社會服務中,或以更多方式為社會提供更優質的服務。  

社企,香港創業新出發點

社企是一盤生意,宗旨是要達致特定的社會目的,其核心作用是彌補政府、商業社會對社會服務的缺失。民政事務局局長曾德誠表示“社企在香港自屬萌芽階段”,但“愈來愈多社企在香港成立”,這些社企“背後卻隱藏著經辦者的無限創意、堅決社會問題的毅力,以及為社會上有需要人士所付出的關懷”。

香港鼓勵社企以創新方法解決社會問題,協助眾多者參與社企發展。畢竟社企不等同於慈善,如何起步社企是我們這裡探討的重點。

共享,社企創業的新出路

如果你啟動資本不多,如何開始全新事業?分享型社企是你的新出路。《社會企業現況研究報告》中明確,香港政府“推崇協作消費/分享經濟推動社企”。共用思維由“分享“與”共贏“兩部組成:分享資源,共贏利益;讓分享帶來共贏。

談到“共享“,我們都想到Uber和Airbnb等,他們為的士業和酒店業帶來了革命性的改變;同時人們也會想到這是互聯網科技的產物;更想到“燒錢”的資本遊戲。

然而”共享“思維並不是“互聯網科技”下的產物,其本質是資源配置的優化,互聯網技術只是更好推動優化的實現。其也不是必然像Uber和Airbnb這樣的企業,一直在“燒錢”來運作的。”共享思維透過構建“去中心化的”共享平台“實現資源的優化利用,而資源優化可作為社企的切入口,成為社企的基因之一。

共享資源,使得對資金的依賴性下降,低投入創業就不再是夢。低投入起步創業的公司無論本土還是海外,比比皆是,尤其是社會服務型企業,例如倫敦的「人民超市」,香港的「要有光」,「Green Ladies Shop」,新加坡的「77街」等!著名的「人民超市」,在2010年起步資金只有17.5英鎊,並且實現財務自足。在英國,73%的社企可以做到財務自足,在香港社企的財務自足率為63%。

人民超市,可複製的低投入新創社企

人民超市由Arthur Potts Dawson、Kate Bull、David Barrie等人2010年在倫敦創建而成,曾被TimeOut雜誌評選為“倫敦最好的食品商店”。人民超市起步資金只有17.5萬英鎊,而2014年營業額達120萬英鎊,總利潤36.8萬英鎊。


合作經營的人民超市基於互助互利的社會目標,共享及優化閒置資源,實現利益共贏,其核心思想與共享經濟一脈相通。

「社會問題定位-Value Proposition」:在2010年,英國經濟面臨著衰退和通脹的夾擊,市民都埋怨生活愈發艱難,食物不斷漲價,而超級市場又被幾個集團壟斷,很難再買到便宜貨品。由此一間“以對消費者和生產者公平合理的價格為當地社區提供物美價廉的食品”為宗旨的食品合作社應世而生!旨在解決低價食品供需問題,故產品的多樣性有限制,渠道同樣也是受限的。

「志願會員/窮人-Customer Relationship/Segments」: 作為一間超市,人民超市根據社區會員和窮人的訴求而確定提供有限的低價本土食品。受紐約Park Slope食品消費合作社的影響,人民超市第一服務對象是自身會員(經營者即客戶),會員獲取低價食品購買權的前提是分享其“4小時“的工作時間。第二是那些希望成為會員但付不起年費(25英鎊)的窮人或者社區人員,針對這些人員,超市還有特別的贊助項目替他們繳費。

「資源共享平台-Channels」: 人民超市本身是一個“共享型“平台,首先會員在超市運作中分享了他們的閒置”時間“,他們獲得了八折食品的購買權利,實現共贏。第二,人民超市採用穩定的本土食品供應渠道,直達農戶,消除中間環節的成本支出,實現原料高價,成品低價的共贏。

「合作經營/資源最優化-Key Activities」: 志願者式的合作社經營,是一種資源共享,也讓志願者共同享有超市的所有權,在超市做出重大決策時,能夠民主地參與其中。共享經濟之父Jeremy Rifkin指出合作社是非營利機構,進行自我管理而且充滿了創新和創造力。 人民厨房,充分利用閒置的“將過期食品”,延續產品價值期,實現產品最大化,例如利用店裡即將過期的原材料製作三文治、沙拉、湯等簡單食物低價出售給顧客,一年可杜絕十多噸食物的浪費。

「供需資源-Key Resource」: 志願者既是超市客戶,也是超市經營者,核心資源與核心客戶同時獲得。此外,“物美價廉食品”是超市的核心,也是社區一般消費者的訴求,農戶放心產品共贏有效應對消費者的訴求。

「農戶合作-Key Partnership」: 公平和可負擔的價格出售本土產品,充分利用本土的“農產品生產力”。將城市社區與當地從事農業生產的社區相連接,為民眾購買食品提供另一種選擇,共用產品鏈資訊實現成本最小化。“集團超市從種植土豆的老農手裡以4便士買進,售出價90便士;人民超市以16便士買進,售出價40便士。”這種互助互利是共享經濟的一個本質,我需要幫助,你共用出來你的東西來幫助我。另外就是互利,這個利並不是利用的利,而是利潤的利,互相幫助,互相掙錢。此外,政府和社區人員都是超市的核心夥伴,英國首相卡梅倫曾親臨參觀。

「短鏈低價/資源共享-Cost Structure」: 人民超市每個會員志願者每年在合作社工作54個小時,分擔了卸貨、包裝食品、收銀、保潔、等各個環節大量工作。超市內享受工資的員工僅有17人,並且工資都處在最低水準。由於合作社儘量把工作攤派給會員承擔,大大降低了人力成本,再加上所有產品直接來自生產者,因此合作社的食品價格要比附近的普通超市低很多。

「低價食品VS更低成本-Revenue Stream」:以更低的運營成本對沖食品的低價,從而獲得相應的利潤,這也是人民超市的運營初衷。同時門店獲得低價租金,甚至不少運營設備也是志願者的捐贈,包括計算器、冰箱和收銀機等。


人民超市的的合作經營模式在商業上體現為共享理念,共享供應,共享經營,共享利潤,而這四個共享要素正是共享型社企的核心。圍繞此核心,可根據商業模型畫布勾畫屬於你的創業之路!

Tel: +852 3970 1828

Email: cs@apifs.org 

Asia Pacific Institute for Strategy (C) 2017

Powered by Wild Apricot Membership Software